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博彩技巧漫谈 NBA的赌神:投注NBA年收入几百万美元

NBA的赌神:投注NBA年收入几百万美元

能在博彩界叱咤风云,赚得盆满钵满的人少之又少。当然其中也不乏“赌神”,所谓自助者天助之,这些博彩盈利者除了运气好以外,当然会有自己的独门秘籍。美国人哈瑞拉波斯-佛加瑞斯(Haralabos Voulgaris)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靠投注NBA年收入400万美元。

年收入400万美元不成问题!

佛加瑞斯是美国知名的“赌神”,每年11月到第二年6月,他每晚都会观看NBA比赛,每次5场,分别用5台电视机同时播放。2013年,他在接受ESPN专访时表示,年景好的时候,赚上300万、400万美元不成问题;即便是年景差之时,年收入也能达100万美元!佛加瑞斯并不是依靠内幕消息或其他“小伎俩”下注,他并不一味的追求不同的预测模型,而是将自己掌握的统计学知识和篮球知识相结合,并理清这些数据之间的重要关联,当然还有下注时的胆大和心细。不过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恐怕很难在短时领会佛加瑞斯的投注秘籍。

他逆势买湖人夺冠一战成名!

佛加瑞斯成名之作是在2000年NBA赛季之初,他将打工赚的8万美元全部下注洛杉矶湖人队获得总冠军。尽管这支球队声名赫赫,也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之一,但当时媒体和大多数球迷并不相信他们能夺冠。科比[^&微#$博^&]手腕受伤、西部强手如云,更糟糕的是上赛季湖人队上也没能达到预期水平。常规赛才打过七场,夺冠赔率就扩大至1赔6.5。

佛加瑞斯看准时机,就在此时下注!而在湖人夺总冠军后,他赢得了52万美元!佛加瑞斯事后说:“我从没觉得湖人打得有多么差劲,NBA专栏记者和篮球博彩者把太多的精力放在那些不起眼的数据样本上,而忽视了数据周围更大的环境和情势。虽然湖人赛程艰难,需要磨合,还要面对科比的缺阵等情况,可七场比赛中依然获得5场胜利。之前我看过很多湖人比赛,很欣赏杰克逊的执教方式,始终相信湖人队能打出好的成绩。”

投注NBA年收入400万美元的秘籍?

佛加瑞斯看过几乎所有的NBA比赛,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对每支球队都有一个概念。他雇佣一些助手,将每个球员在每场比赛中的进攻、防守阵型绘制成图。他关注NBA球员的twitter,仔细查看每一条内容,试图找出关联信息:某球员说会去某个夜总会,那这个球员的心思很可能根本不在球场上,等等。他还十分关注球队教练在新闻发布会上的措辞,比如,球队将会为球迷们呈现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那么有可能就是暗示,球队会加快比赛节奏;教练说希望队伍学习防守,那可能表明他希望放慢比赛的节奏。

除此之外,佛加瑞斯还会进一步研究相关模式。长期观察后发现,比如赛季末,他注意到有些队比赛比分都会超出下注的总分数,而且这往往发生在没有夺冠机会的球队上;当对手没有夺冠机会时,两支球队的球员很可能防守松懈,比赛“大开大合”;有些球员即将成为自由球员,因此他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统计数据,努力进攻,制造各种机会增加得分和助攻,尽可能提高自己的价值,等等。佛加瑞斯会将这些细节信息组合起来,从中提炼出有价值的作为投注的参考。

在联盟中一般人看不到的阴影中,隐藏着庄家和让分专家(译注:专门研究体育赛事,并进行下注的人)这些真正靠篮球智慧吃饭的人,他们对比赛的理解往往和那些在聚光灯下手舞足蹈的砖家们有所不同。

Haralabos Voulgaris就是其中的一员。他的生活就是和庄家们斗智斗勇,而事实上,他靠这个过上了很不错的日子。作为一个把绝大部分收入都押在NBA上的赌徒中的少数派,他靠着用自己的投注买让分(译注:Move the line – 在投注让分盘时, 客人自愿牺牲派彩率来换取多半分(对自己有利)的让分。)打响了名号,有时候一场比赛他能净赚8万美刀。他雇了一些人组建了信息网,打造了统计数据库,他建立的比赛预测模型甚至远远超越了NBA球队自己用的。他从事这个行业已经15年了,期间只中断过一小段时间——几年前他曾离开DU球业试图在NBA球队谋个职位。 Voulgaris 深谙NBA的比赛,但他从不声张。在季后赛打响的前夜,他接受了我的采访,他说他绝对不会告诉我他在那些球队身上下注了但他还是谈了很多关于篮球,关于DU球,关于生活的看法。

Voulgaris 在很小的年纪就见识了DB的坏处,他的父亲就是个赌棍,在他成长过程中很多快乐回忆的场景都是跑马场。 “我的爸爸对他自己的生活不断下注”Voulgaris同我分享他的童年,“我想这比直接说他自甘堕落要好听些。”

我对此也感同身受,我自己父亲也是个自甘堕落的赌棍,我的童年也是在在跑马场度过的。9岁那年,我爹教给我的第一项技能居然是学会阅读《每日赛马》(译注:Daily Racing Form,1894年创刊,美国最古老的赛马资讯报纸之一)。Voulgaris的爹也在赛马场边对他进行“教育”,“我从我父亲那儿学了不少东西,但大部分东西都是废柴。”

“我懂得了只有手握优势才有可能胜利,我还懂得了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理智思考,不然再大的优势都不会持久。” Voulgaris 顿了顿,“我更懂得了在生活中有时候你不得不主动承担起风险,因为守株待兔坐等永远不会降临的完美机会才是最险的赌局。”

这最后一点是Voulgaris真正铭记于心的一课。高中毕业后,他在曼尼巴托大学(译注:University of Manitoba,加拿大西部地区最古老的大学,也是马尼托巴省最大的大学)主修了哲学。而同时开始在机场经营自己的搬运公司,两年后,他凑够了7万刀。

这就是年轻的Voulgaris:他所有的就是7万美元和一个哲学文凭,但,他还手握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就是庄家为2000年湖人夺冠开出了6.5:1的盘口。在因联盟停摆缩水的上赛季,湖人在季后赛第二轮被马刺干掉了。但Voulgaris希望他们这个赛季能夺冠,他认为这个赔率给高了(译注:overlay,预测投注的赔率对客人有利, 对庄家不利。),因此他干了所有人都会做的事,把全部身家投在这6.5:1的赌局上了,是一夜暴富还是倾家荡产要6个月后才见分晓。在等待了半年之后,在无数个靠康师傅填饱肚子的日日夜夜之后,在日复一日搬运行李的日子后,在西决抢七第四节湖人落后17分惊天逆转开拓者后,湖人夺得了总冠军,而Voulgaris口袋里多了50万。

从此,Voulgaris和他的搬运工事业分手,开始投身DU球业,一场比一场赌的大。但他的触角基本从不超出NBA范围,这不是因为这是最容易赌的比赛,相反,他对“twoplustwo’s Pokercast”(译注:一家很大的扑克网站)说:“篮球是最难以DU球的运动,很难对比赛进行模拟,这就是只有很少的人能在NBADU球届中成功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垄断这个行业的原因。”当然,他也表达了对篮球这个运动本身深深的喜爱之情。“在篮球中,球员个人的表现往往更加突出,最好的运动员都是打篮球的。”当我问他作为一个篮球爱好者的想法时他告诉我,“我真的很爱NBA。我热爱这项运动,我热爱这项运动场上场下的八卦,我热爱这些球员。我去现场看过一些比赛,我喜欢坐在场边,这是唯一一个能让球迷如此接近比赛的运动。”

对于Voulgaris,他从比赛中比我们其他人看到了更多东西。当我们还在为自己喜欢的球队下注,或者我们中的赌徒在赌比分的时候, Voulgaris往往在”总分高低”上下注了(译注:指的是Over-under,大/小盘(高/低分) –一个可以对于两支队伍在比赛中得分/进球的总和进行竟猜的机会。 可以任意挑选买大或者小于开出的分数/球数),这体现了他对比赛事无巨细的与生俱的来兴趣。他几乎场场不落,甚至包括常规赛每周的每个夜晚。

“我爱’总分高低’的玩法”他对Pokercast (译注:一个DB主题电视台)说。“我在看比赛时候,喜欢实时计算我的盘口是否紧跟总分。如果你要真正了解哪个球员在进攻段更犀利,在防守更可靠或者谁既能攻又善守都很棒,那么没有比在看比赛时对比赛总分高低下注更好的办法了。”

但这也是要有投资的。“这比任何一种玩法都让人神经紧绷。我刚开始DU球的时候总是关小电视的声音打开节拍器。”他告诉我,“常规赛对我来说感觉就像是磨刀的过程。很多年多来我一年只休假一个月,因为常规赛是无比重要的的准备过程。”

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个过程正是Voulgaris的致富秘笈。他依靠实时不断更新的海量数据建立比赛预测模型,这就要求他看很多很多NBA比赛。“我之所以成功,只是因为我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来看比赛了,”他对Pockercast说。“我一个赛季要看大约400场比赛,85-90%的比赛我至少会看一到两节,有时我仔细观察每一个防守回合和进攻回合有时我仅仅看一下双方阵容和对位情况。”

我还和Voulgaris聊了我作为一个赌徒时的经历,我每次DU球都能难全身心投入到欣赏精彩的比赛中,因为和我的赌注比起来,比赛的结果,激烈的对抗和跌宕起伏的过程都不那么重要了。而他的感觉恰恰相反。“我对比赛有着我认为十分精确的理解的原因之一就是,当我在比赛中投注我才会看比赛逼自己从中学到多得多的东西。”他说,“我经常在中午到下午3点之间我看前一天的比赛,如果我已经在这场比赛中获利了的话,我发现这时候我的思想就会不集中,也不会记住那么多信息。”

然而,这种单调乏味的观赛心态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和季后赛相比,常规赛对于 Voulgaris就是磨刀,但他很少对季后赛的单场比赛下注,他只对整个系列赛的盘口感兴趣。我问他,这种情况下他是不是会更多的关注球员的表现而放在比赛结果上的心思会少一些。他说“我爱季后赛,因为就算我没有下注,各队身上的筹码也会越累越高,比赛也会越来越令人兴奋。”

如此看来,有一点是确定的,每场比赛对Voulgaris来说都是一次学习的机会,他更是会把学习的机会发展成赚钱的机会。“我看比赛的时候其实和普通球迷不一样,我看到的更多是球场背后的看不见的规律。我确信我对无球的细节(特别是防守方面)的关注远远多于那些把看球当作休闲的球迷。随之,我很早就意识到我更应该尝试去预测的是某一场比赛中教练会如何布置比赛,而不是去臆测他应该或者能够如何布置战术。”

他指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关键所在。“很多次,我感觉某个球队从阵容上看能赢,因为他们有内线优势外线优势拉拉队优势等等的,但比赛往往背道而驰。后来我开始懂了,当我把思路放在这支球队在比赛中可能会如何行动而不是思索他们应该怎样的时候,我就走上了开满胜利之花的大路。”而这,也正是建立比赛预测模型的基石。

我还问了Voulgaris一些关于他在twoplustow论坛上过的话:“赛果预测数据库的作用被极度夸大了,在预测比赛的过程中,人们常常误解了我在数据库上下的功夫,而我此前从没纠正过他们。不错,你的确需要大量数据,但这些数据是用来帮助你通过严格的回归和合理的假设建立模型的。”Voulgaris解释了赛果预测数据库和预测模型之间的差别,正是这些差别让NBADU球者分成两个等级,一级是Voulgaris,另一级则是其他人。“我想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数据库,他们做的仅仅是“阵容系数×比赛胜负系数×背靠背差异系数”,他们搜集一切和这些信息有关的数据,但这些信息大多是无用有用的。”

Voulgaris做的可就不同了。他基于自己数据库中的数据利用自己建立的‘给定阵容下球队的行为预测模型’模拟比赛结果。他的模型和数据库都是无价之宝,他花了上百万美元和无数的日日夜夜去完善发展它们,甚至比大部分NBA球队在比赛分析上的投入都要大,而他的投资换回了更大的利益。

他的成功吸引了一些NBA管理层的人员低声下气得来找他寻求建议,他开始给一些与球队签了合同的家伙做咨询。他告诉Pokercast 说“对他们来说我就是信息来源,而他们更是想要我的信息来源。长期雇用我是个赔钱的买卖,他们想的只是‘我们要尽快从这家伙口里套出我们要的’。”而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因为DU球在NBA仍然是敏感地带,一个像Voulgaris这样的赌徒对于NBA苦心经营的纯粹而健康的形象是极具腐蚀效果的。而了解行情的消息人士告诉他,如果他放弃DU球,那么他离自己一生的梦想其实并不遥远——做一名NBA球队总经理。

想象一个年纪更大但更精明的Haralabos Voulgaris吧:他拥有百万美刀,强大无价的分析工具和一流的头脑。噢,对了,现在这个机会又在他的手中。

当他发现这个足以诱惑他离开DB,而又远比在机场开搬运公司赚钱的机会时,他又做了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会做的决定。他退隐赌界,放弃了潜在的数百万,和NBA球队签下了顾问合同,开始经常和球队开会,那一两年他看上去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尽管为此他损失了部分DU球的收入。

不过,他和这份工作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我成年后所有的生活中的角色都是一个赌徒,现在,我开始想他了。”在离开赌界两年后,本赛季他回归了。他和NBA管理层工作的经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NBA的行政工作就是一张由退役球员,教练和那些背后有着层层关系的“努力工作”的人组成的大网(译者吐槽:这一点上领先NBA多年了……)。NBA管理层的用人原则和任人唯贤完全不相干,他们更看中的是你认识哪些人,而不是你到底懂不懂篮球(译者吐槽:难道这就是伊赛亚托马斯长期判据纽约的原因……)。这对很有想法而又缺少耐心的自信的Voulgaris来说可不是好事儿,他很难融入这些管理层,很难让别人留意到自己的声音。对于篮球事务主观来说,他的建议仅仅就是一个建议而已,他们并不真的感兴趣。这份工作的水就是这么深。

这和职业DU球者的世界相去甚远。“在这儿,一切都这么简单,你可以因为你的正确判断,日复一日周复一周得获得回报,盈利还是亏损是评分的唯一标准,当我把钱押在我的一个想法上时总能够获得对错分明的反馈,我真的很怀念这种感觉。当你把你的钱都押在自己的判断上的时候,你就不会整天异想天开了。”

“在生活中,我发现人们很难坦诚面对自己的错误,很难启齿‘我就是那个犯错的家伙’。但当你因为错误损失了实实在在的银子的时候,你就不会还那么嘴硬了。在DU球上,我常常经过深思熟虑得出一些自认为可行结果却证明只会让我亏钱的理论或者方法,那我就承认这些理论就是绝对错了,就这么简单。”

正如Voulgaris说的那样,“最好的球队总是善于调整,而差一些的球队总是差点火候。”无论生活中还是篮球中都是这样。他也承认运气在NBA的成功中也是很关键的因素(比如当年西雅图手握二号签而不是状元签,但正因此挑来了杜兰特而不是奥登)。但也同生活一样,你还需要做出一些正确的决定确保充分利用这些运气赐予你的机会。“比如骑士,他们很幸运得摘到了勒布朗但他们还是没能夺冠,”他指出。“有些球队在战术策略的变化上总是领先一步,这些真正的好球队和不那么好的球队之间往往就是差这么一点。”

在Voulgaris眼里,对各种变化的调整是教练的任务。“教练在NBA中绝对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Voulgaris 以锡伯杜为例,说。“他的防守体系,特别是高位掩护打法的破解,给某些球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善于调整的球队比那些一条路走到黑的球队要好过的多。”

我不清楚NBA中教练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对比赛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我提醒 Voulgaris,德安东尼对自己工作的评价就是在比赛中相信球员能力,我还提到了黄蜂与湖人的系列赛第一场中的一幕,暂停时CP3站在边线布置战术告诉每个人他们该干什么。Voulgaris 认为这和他的说法并不矛盾,“人们常常忽略了场上执教和场下战术训练以及赛前准备的区别。就算哪个教练在比赛中把控制权全部交给场上球员或者王牌控卫,他也还是会做好球队训练编好战术手册的。”

同样,教练糟糕的个人喜好对比赛而言和一个糟糕的教练一样坑爹。“现在的NBA是高位掩护和三分球的天下,但还是有拉里布朗这样象对待毒药一样对三分球敬而远之的教练。联盟总最好的球队总是那些有着强大三分能力同时又能守住自己三分线的球队。”

Voulgaris可能对拉里布朗的战术不屑一顾,但对他的魄力还是钦佩有加的。在Voulgaris多次已经被验证的总冠军预测背后,还有他在一定基础上对与那些一般常识相反的逆向思维的喜爱。在他看来,那些常识往往有着很大的风险,而这就是阻碍你进行成功的策略调整的绊脚石。“我认为很多教练做的决定都是从如何保住自己的饭碗出发的。”他解释道,他们总想找到一种最优方案,在这种策略下即能保证较大的赢面,又能给失败留足后路。他们宁愿少赢几场比赛,也要在保证在输掉比赛的时候不至于摔得太惨。

“简单的说,大多数人喜欢随大流。NFL中著名的爱国者场对阵印第安纳小马时在第四档进攻时采用的DB式打法(译注:第四档进攻,美式橄榄中一个球队一轮有四档进攻机会……具体的摸这儿看吧,我也不懂,暂且理解为比赛快结束落后两分时让姚明去投三分绝杀这类),恰好可以用来说明这一点。爱国者在比赛中的战术无论从统计数据还是策略上看都是完全正确的,但他们还是在这一次赌输了,进而被媒体全面否定。很少有教练敢于承担风险赌这么大一把最后赌输了还能保住工作,所以大多教练选择对饭碗更安全的中庸或者保守的战术。”

Voulgaris却有着承担这种风险的底气。更多时候,他的高风险换来的都是高回报,当然有时候他也会落入方差的左半边(译注: the victim of variance,根据方差的定义,这里指的是比平均值低的那一方也就是输钱的那一方,一般在左边轴上左边的数字是低于平均值的,为了简洁就写成了方差左半边)。在variance赖以成名的扑克界,如果他不慎成了输钱的那一方大家都会将其归结为RP不足。而在DU球上远没有这么简单,当他输的时候,多半是因为有人做了什么不合常规的事情,改变了自己的打法并且适应了对手的打法从而让模型失效。“奥兰多打败克利夫兰挺进总决赛的那年,我当时相当肯定向于认为骑士能赢得这场系列赛,并且下了一些注。后来我虽然输了,但我还是很欣赏奥兰多教练的精彩战术。赌输当然很恶心,但这不妨碍我对季后赛一如既往的热爱。”

DU球和扑克之间有着很大区别。对Voulgaris这样深谙球赛之道,在预测球队行为而不是给球队支招方面下的功夫比谁都多的人来说,就连犯错都是让别人惊奇的事。而他的错误往往代价不菲,但他并不会象在牌桌上一样气得抓狂。一方面,他自知对于比赛对于变化的战术还有很多要学习的,而失败给他提供了很多新的信息。作为一个赌徒,他一直在保持进步。另一方面,这可是NBA,世界上最具娱乐性的体育联盟。至少你知道如果连Voulgaris都赌输了,那么这场比赛一定有人做出了什么逆天的举动。作为一个球迷,他一直乐在其中。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uedbet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