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Baccarat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11】 01/07/2015

(第五章/7)后来我再没听人提起过老王,也不知道他最后去了哪,是不是还在澳洲,有没有再次输光。我最后一次见老王是在大学毕业前夕。因为直到那会我还没找到工作所以就去他那儿办理暂缓就业的手续。当时他看起来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10】 01/07/2015

(第五章/4)“这次你港澳旅游的论文写得还不错,除了部分错别字和句法问题外,其它的我觉得都还不错。我建议你拿回去再修改一下细节,可能在后继一些相关的活动上我会安排将它刊布出来。对了,买椟还珠的那个提法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9】 01/07/2015

(第五章/1)买椟还珠 “归根到底人类社会尝试过的所有制度都只不过是那个装珍珠的盒子,自由才是里面那颗珍珠,问题是我们越来越热衷于把盒子造得精美,却遗忘了里面的珍珠。”——罗叔卡博《盒子变迁史》正当我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8】 30/06/2015

(第四章/4)虽然我第一次去澳门嬴了五万,但作为一个学生我当时的本金还是极其有限的,所以那会我更加关注的是百家乐的投式。我毕竟是文科出身,对数学概率没有十分严谨的认知。我在想既然第一次嬴钱时那么罕见的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7】 30/06/2015

(第四章/1)百家乐“于是古巴比伦的人们在彩票的希望和恐惧中不断轮回,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机会经历整个人世的所有苦乐!”   ——罗叔卡博《永恒的彩票》百家乐分庄闲两方,玩家可自由下注庄或者闲,嬴后的赔率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6】 30/06/2015

(第三章/4)我记得玩第二桌时大家都在跟一个穿红色针织衫的女人下注,她下什么就会开什么,完全不可思议。我刚看到她时还以为边上的人都是在楷她的油,因为她打扮得很妖艳,皮肤白皙,口红抹得很夸张,乳房像一对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5】 30/06/2015

(第三章/1)迷宫“当秦始皇意识到这个巨大的错误时他早已下令停工,然而帝国的疆土实在过于庞大,管理帝国的官吏机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皇帝的圣旨下达后就在这个迷宫中上传下达转来转去,永远都没有抵达劳作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4】 29/06/2015

(第二章/4)也许顾海说得对,这真的是一种宿命。就像梅山的官吏由顾姓世袭一样,梅山的神巫历来都由我们唐姓垄断,代代相传。而DB对我们家族来说,也像是一种遗传病。说起来我们家族还真的有种遗传病,是隔代相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3】 29/06/2015

(第二章/1)宿命论 “宿命就像万有引力,大多数时候我们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当你想要逃离它的掌控时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永远无法离开地面三尺。” ——罗叔卡博《宿命的万有引力》  我初次踏进澳门赌场时,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2】 29/06/2015

(第一章/4)在我很小的时候好像听祖父还是谁说起过一个典故。他说体质太弱的人是不能受补得太猛的,否则会适得其反。他说早前家里有个年纪轻轻的长工出于好奇和嘴馋,趁夜把别人送给曾祖父进补的三条娃娃鱼给煮汤